通识教育≠技能整合教育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12 阅读次数:

在中国,大学里的通识教育仍在完善之中,但在美国等发达国家,通识教育却面临革新。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通识教育在如今的大学已成为实用知识和技能的整合,不再符合其追求知识深度和广度的初衷。在复旦大学日前主办的通识教育研讨会上,虽然国内外学者认为中国和发达国家的通识教育发展有所不同,但面临问题却是相同的:通识教育要解决实践与知识之间的鸿沟,却又不能沦为技能的整合教育。

传统通识教育陷入发展瓶颈

一面是通识教育越来越重视实用技能,一面却是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在雇主眼中“并不具备值得重视的技能”,这种反差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在论坛上,美国学院与大学协会副主席特瑞尔·罗德斯说,通识教育是大学本科教育的重要内容。

通识教育的本质意味着它并不以传授实用技能为主要目的,它要使学生获得的,是那些可以迁移的、基本的能力。但在过去几年中,美国学者发现,大学里的通识教育正变得越来越实用,甚至不少大学的通识教育课程已在偏向实用技能。

为了检验通识教育是否符合初衷,美国学院与大学协会于2016年对全美雇主进行了调查,了解他们对大学毕业生的看法。结果雇主们认为,大学毕业生并不具备通识教育所期望的学生能力。

“雇主们认为的重要能力,其实与通识教育的目标是一致的。”罗德斯说,令人遗憾的是,调查发现,只有10%甚至更少的大学生被认为拥有必需的重要能力,“这使美国教育界开始反思,研究型大学的通识教育究竟该如何培养学生。”

推行通识教育的另一个初衷是培养年轻人的创新能力,为他们提供创新思维的土壤。

有专家在研讨会上透露,科学家对不同年龄段人群的创新天赋进行测试,结果发现4到5岁的孩子,有98%显示出创新天赋;10岁的孩子,只有30%显示出创新天赋;而15岁时,只有12%的孩子显示出这一天赋;到了30岁的年龄段,具有创新天赋的比例居然下降到了2%。

究竟是什么使那些幼年时有创新天赋的孩子,在受教育的过程中逐渐丧失了天赋?“这要求我们必须重新审视当下的通识教育。”罗德斯说。

当下通识教育面临各种两难

在中国,通识教育虽然只有十多年历史,却也面临着两难困境。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院长、哲学系教授李猛最直观的感受是,通识教育需要学术基础深厚的老师参与授课,而通识课程本身的要求和专业规划并不完全一致。他以哲学教育为例说,哲学系的老师如果针对本系之外的学生,开一门面向全校非哲学专业的通识课程,应该如何设计和规划?现有学科体系下,学生课上与课后的时间配比必须达到1∶3,学习才有效果。如今,学生每周课程时间为20小时,要确保学习的有效性,学生每周的学习时间至少得80小时。如果再增加通识课程,学生大概没有休息时间了,这也是通识教育面临的压力之一。

同时,实践通识教育的学校往往是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仅以北大为例,这样一所文理兼有的学校,将理科纳入通识教育的最大问题是,这门课如何对整个大学教育起到核心作用。

近年来,国内不少综合性大学都在推进本科教育改革,某种意义上会加深这一矛盾。所以通识教育最需要充分考虑的,是专业性与通识教育之间的矛盾。

表达与交流,是最重要的通识教育

虽然通识教育与专业性之间矛盾重重,但研讨会上,学者们一致认为,通识教育最重要的目标是培养学生的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西安交通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管晓宏甚至认为:“表达与交流,是最重要的通识教育”。

罗德斯透露,他们在对雇主的调查中发现,在雇主看重的所有能力中,能有效进行口头交流,是排名第一的能力。

著名科学家冯·卡门曾经谈到,当年他第一次在办公室见到钱学森,钱学森回答问题时异于常人的精确,让他立即决定“应该招收这样的学生来读我的博士生”。

罗德斯说:“高等教育界的学者已经开始思考,该如何保持学生的创新能力。但在参与多个学校的教育实践后,我们发现,表达能力并不仅仅与信息接收有关,还与理解有关。因为接收消息,并不意味着你理解它。”

他甚至进一步提出,当学生提升了对信息的理解,并且能够和其他人发起讨论时,就会主动寻找并研究相关资料,尤其是作业以外的书籍,进而不断加深对这些知识的理解,甚至将其变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在理解和讨论过程中,学生会获得一种学习的乐趣,直到有一天,感受到一种顿悟,而这就是创新之光。这才是通识教育应该带给学生的收获。

“书面表达和口头交流能力的缺失,严重影响了学生未来的发展,甚至影响到学者的学术表现。”管晓宏说。

几年前,华中科技大学有位学者的论文被某国际期刊撤稿,就是因为他在论文中用了一句“hand of the creator”(造物主的神奇之手),这名研究动物肌肉的学者其实只是想表达动物身上所具有的奇妙的完美,恰如电视里的解说词: “这是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却被编辑认为是在科学论文中宣扬宗教。管晓宏说:“归根到底,他违背了科技论文与学术报告的表达规范,缺少书面表达能力的训练。”

目前,几乎所有世界知名大学在本科教育中都有大量的写作训练,“写作与表达”被单独列为一门课程,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有超过60个学时的写作训练。管晓宏认为,语言的运用能力甚至决定了学生的未来发展。

据复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哲学学院院长孙向晨介绍,目前,复旦九成以上的通识课程都设有小班讨论,希望学生在讨论中提升思辨能力和表达能力。同时,学校正在建立“通识写作中心”,希望由此提升学生的书面表达能力。

(来源:2018年12月07日文汇报)

点击排行
相关信息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